“冲绳,已忍无可忍”

  • 文章
  • 时间:2018-09-27 15:45
  • 人已阅读

美军基地僵局令冲绳与东京日渐疏远

“冲绳,已忍无可忍”

特约撰稿/野岛刚(发自日本冲绳)

从普天间到边野古,本应实现“减负”的基地迁移却触怒了冲绳县民。碧海蓝天下对立正逐步演变成一触即发的“冲突”。

据日本J-CAST新闻网6月4日报道,日本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近日访美,旨在就冲绳县反对普天间基地搬迁至边野古地区问题征得美方理解,然而访美进程似乎处处碰壁。拥有着冲绳县血统的日裔美国夏威夷州长冷静地表示,这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在华盛顿的冲绳县方面人员也未能如愿以偿见到高官,只能跟下级官员进行面谈。

一个多月前的4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举行首次会谈。安倍就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计划谋求翁长的理解,表示将美军基地移到名护市边野古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对此,翁长称绝不允许建造新基地,要求日本政府撤回计划。

此前,翁长雄志随同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河野洋平率领的访华团来到中国。英国广播公司(BBC) 4月15日发文称,该日本访华团14日受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接见,翁长在发言中提及冲绳在琉球王国时期和中国进行经济贸易的历史。虽然翁长此前对周围人说,此行不会谈及任何基地问题,但文章称:“翁长这次访华只是谋求扩大经贸交流还是另有动机,显得非常微妙。”

认知差异日渐加深

夜幕降临,那霸市内的一间居酒屋内,笔者向当地的记者打听局势。谈起问题的导火索、原首相鸠山由纪夫史上留名的那句“至少移至县外”的发言,正是这句话将位于宜野湾市的美军普天间机场迁至名护市边野古的提案被彻底推翻。

这时,邻座的一名男子突然插话:“鸠山是咱冲绳的恩人哪!”听闻此言的笔者不禁愕然,当地记者却表示:“鸠山的那席话,让原本以为顶多就是在县内迁移的县民们意识到,基地是可以迁去县外的。”

然而,鸠山后来不还是中途退缩了么?“辞去首相一职后,他坦诚地道了歉,冲绳人民也选择原谅他了,而且鸠山后来还常来冲绳访问视察。”这位记者说,在日本本岛被看作“怪人”的鸠山氏在冲绳竟受到如此爱戴。

不得不承认,本岛与冲绳的认知差异正日渐加深。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与安倍政权万博娱乐在线在线娱乐游戏平台,万博娱乐在线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万博BB电子官网授权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万博在线博彩是万博在线博彩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娱乐在线存款100即可享受高达300000开户礼金,1%洗码不封顶.对话始终僵持。笔者抱着些许为安倍政权代言的态度采访了当地的各界人士。

普天间的迁移难道不是为冲绳减轻负担吗?“那只不过是将普天间的负担转移给了边野古,最终是为了实现基地的固定化。”驻冲绳的记者朋友说。

考虑到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基地还是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吧?“果真如此重要的话,那让全日本一起来分担这份负担啊。”一位翁长知事的支持者如此回答。

历代知事及当地人不都曾承认了边野古搬迁一事吗?“请尊重最新的民意。这才是民主主义吧。”当地反对派团体的干部说。

而所有的受访者在最后都这样说:“冲绳,已忍无可忍。”

决战就在夏天

日本本土与冲绳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并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冲绳也丝毫没有向本土妥协的意思。自普天间问题浮出水面的上世纪90年代后期起,笔者曾多次前来冲绳,但如今这里弥漫着从未有过的气氛——“真是够了!我们已下定决心,不需要基地!”

身为一名日本人,眼下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是,本岛与冲绳之间的龃龉何以如此之深。笔者在4月来到边野古的预定迁移地址,澄澈如洗的碧海蓝天一望无垠,耀眼的艳阳晒得人汗水涔涔。这样一片土地上,要建设一座包括两条全长1200米V字形滑行跑道的半填海式新型机场,的确太暴殄天物了。

海面上,负责钻探调查的起重船若隐若现,反对运动阵营也不示弱地派出监视船与负责警备的海上保安厅对峙不下。

由于冲绳防卫局向施工地附近水域投入的数十个最大45吨的混凝土砌块损毁了珊瑚,翁长知事曾下令停止作业。但政府方面认为知事命令“无效”,施工仍在继续进行。官房长官菅义伟访问冲绳县本是希望与翁长知事“对决”,但对话终究未能达成一致见解。菅义伟举出中国扩充军费等理由,强调了日本周边安全保障环境之日益险峻,希望对方能理解,为维持日美同盟的“抑制力”,在逐步解除普天间危机的同时,将海军机能保留在冲绳县内的边野古搬移办法是“最佳且万博娱乐在线在线娱乐游戏平台,万博娱乐在线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万博BB电子官网授权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万博在线博彩是万博在线博彩的简称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个称呼所在,万博娱乐在线存款100即可享受高达300000开户礼金,1%洗码不封顶.唯一的解决方案”。然而翁长知事对此予以强硬回击:“冲绳基地问题的元凶就在于,你们从没有过让全体国民共同承担日本安全的想法。”

会谈后,翁长知事更是给菅义伟贴上了“与卡尔威无异”的标签。美国人保罗·卡尔威任职于冲绳返还前的60年代,是琉球列岛的第三代高等专务员。其人任期内曾对冲绳群众采取高压态度统治。官居陆军中将的他身为全权掌管司法、立法、行政的高等专务员,却轻视人权和言论自由,俨然一副殖民地统治者的姿态。他甚至留有这样一句“名言”——冲绳自治就是个神话。

位于预定迁移地的美军施瓦布营的大门前,静坐人数过去一般50人左右,如今临时声援组前来增补,抗议人数超过百人规模的情形并不少见。边野古“静坐帐篷村村长”安次富浩说:“我们现在正是全岛一条心。因此安倍政权心存戒备不肯与知事会面。这是成人版的欺凌把戏。过去的我们一直都放弃了抗争,但这次谁都不会放弃,因为每个人都心系冲绳的未来。如果安倍首相不能理解这一点的话,冲绳的民意将会更为高亢。”

另一厢,安倍晋三预计于4月26日访美,美国议会演讲和与奥巴马总统的首脑会谈双双在即。届时,安倍无疑希望能向美方说明“边野古迁移正在稳步进行”。

然而,翁长知事在去年选举时就已高调宣称“阻止边野古(迁移)”并因此在全岛大获全胜,如今也是无路可退。前文提到的革新派政党干部表示:“翁长只能继续保持战斗姿态。县民是不会允许其妥协的。我们目前也会支持保守派的翁长,这时候背叛大家可不行。不论如何,决战就在今年夏天了。”

防卫大臣中谷元于3月31日表态,希望在夏季着手填海造陆的主体工程。但翁长知事为验证前知事仲井真弘多时代批准的该填海造陆工程是否存在瑕疵成立了“第三者委员会”,预计6月前会拿出验证结论。翁长已将心腹律师安排进委员会,因而推翻填海造陆许可的可能性颇大。

冲绳再现琉球王朝繁盛?

6月23日是冲绳战役实质性终结的“慰灵日”,随后还有8月15日的“终战纪念日”。即将进入敏感时期的冲绳难保不会在边野古爆发激烈冲突。话虽如此,精通基地及安全保障问题的自由记者屋良朝博却断言,从程序上来讲,“不管冲绳怎样挣扎都没有胜算”。他分析说:“我认为边野古迁移将会稳步推进。就算县政府推翻了许可,国家还可将此案转入司法程序。而一旦司法判定不存在推翻许可的相应瑕疵,也就彻底完了。冲绳既不拥有阻止施工的政治手段,也不掌握法律手段。”

去年的地方选举中,迁移反对派的候选人当选名护市市长;县知事选举中,翁长当选知事;众议院选举中,四个选区均由反对派夺得胜利。此时,边野古问题的“民意结论”已然浮出水面。然而,即使日美意见达成一致,边野古实际投入使用也是23年后的事情。安倍政权的盘算大概是先把填海造陆工程搞起来,坐等3年后的选举中容忍派逆袭反转。

从现实来看,政府似乎处于优势,但其用来说服冲绳的理由正日渐减少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原本号称占据全县三成GDP的“基地经济”(即围绕着基地而产生的雇佣市场、土地费用以及日本政府投入冲绳的辅助金)确有作为,并一度成为遏止冲绳县民反基地运动的内在要因。

然而近年来,旅游观光、IT等产业的发展势头令提出“冲绳不需要基地也能自立”的时机日渐成熟。在日本,如今大概找不到第二个像那霸这般交通拥堵的城市。冲绳人关于“那霸堵车全国第一”的埋怨声里多少能听出些骄傲的意味。而作为全国范围内青少年人口比例较高的城市,“年轻”也是冲绳的一大优势。

以亚洲航线为中心,那霸机场的国际航班数不断增加,各航线的整体搭乘率均超过70%。最近的东京正沉浸在被中国游客“爆买”的喜悦中,而事实上,那霸早在数年前就经历过这一现象。利用毗邻亚洲诸国的优势,冲绳似乎即将再现当年作为“东亚贸易枢纽”而繁盛的琉球王朝时代。在这里,不时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冲绳不如索性脱离日本,跟中国大陆、台湾等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往来好了。”

曾经依存于基地经济的当地经济界一度是东京最亲密的伙伴。然而去年的知事大选中,从事建筑及零售业的金秀集团、经营酒店的喜璃愈志,以及冲绳火腿综合食品等实力企业相继倒戈,投入翁长阵营。触摸到自立经济实感的冲绳经济界也开始设想“边野古失败”了。

冲绳内部也有中立的观点,不希望与政府发生正面冲突,认为基地问题的长远性解决还有赖于双方的对话。但不可否认的是,冷静而克制的舆论正从多数转为少数。对此,安倍政权有必要认清现状。冲绳与日本,一度深陷僵局的关系,还能迎来重回正轨之日吗?

(作者系日本资深媒体人)

上一篇:第三届丝博会昨落幕

下一篇:没有了